yabo2009

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2008年,当时当地修建了一家垃圾填埋厂,计划三年填满,不想仅两年就接近满负荷,所以当地政府决定在附近修建第二家号称“欧洲最大规模”的垃圾填埋场,引发了当地居民的强烈不满。

两年前市民同意修建垃圾填埋场,因为当时政府告诉我们送来的是洁净、分好类的垃圾。而填埋场建好后每晚至少有几十辆垃圾车来倾倒垃圾,有的车甚至带有刺鼻的臭味,居民们担心运来的垃圾有毒。此外,两家垃圾填埋场都位于著名的维苏威国家公园之内,居民们担心垃圾填埋场的大规模扩张会对国家公园的生态环境造成不可估量的严重影响。

因反对修建大型垃圾填埋场,坎帕尼亚大区的泰尔齐尼奥和波斯克瑞亚雷两座小城连日进行示威活动不断,与警方的冲突已导致多人受伤。而政府迟迟拿不出让居民满意的解决方案,示威活动愈演愈烈,使当地及附近城市的垃圾处理工作受到严重干扰,演变成一场“垃圾危机”。

简单的说也就是,整个那不勒斯几乎陷入一个到处看得见垃圾,到处可见满满腾腾的垃圾桶,这样的场景非常不可思议,这样的卫生程度放在欧洲真是太出乎意料了!!!这也注定了这次我们在那不勒斯很难留下美好的回忆。

进入城市后,我们第一时间赶到了酒店,由于事先我已经在google上查过,这个酒店就紧贴着铁路,而且几乎是没有院子的,所以这里怎么停车肯定会是一个问题。正巧,门口修路,有一个由隔离栏划出的空间,于是在这里暂时停放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酒店服务人员英语还不赖,于是我们顺利地办好入住手续,同时也知道这里隔壁有个地下车库,酒店客人可以享受一定的打折。我们合计了一下,觉得在这个看上去不太放心的城市,确保人身与财物安全是第一位的,所以就选择停在这里。而且根据我们的了解,车库是收足一天的费用,然后可以随意次数进出的,这个倒是挺有利于我们开车出去看看风景。当然,和看车库的老头交流可是花了我好大的功夫。“No English” 似乎是我们之间唯一的障碍,好在我们的肢体语言以及双方的领会能力都很优秀,外加前台接待小姐也很适时的打电话过来充当翻译,总算过了这一关。

酒店里是按照双人入住摆设的,两张床分开铺的,我们下楼后,向前台关照了一下我们希望把床并起来,然后根据自助游手册的推荐去看看这座城市。

那不勒斯亦称“那波利”。意大利南部港市,坎帕尼亚区首府。在维苏威火山西麓、第勒尼安海的那不勒斯湾北岸。人口120.9万人(1982)。建于公元前600年。旧城称帕拉奥波利,公元前326年被马征服后建新城,改今名。曾为罗马皇帝的避暑地。公元六世纪为拜占庭所统治。八世纪成为一个独立的公爵领地。十二世纪成为西西里王国的一部分。

1282年意大利南部与西西里分离,改称那不勒斯王国。在拿破仑时期法国入侵前,波旁王朝统治两地,但它们形式上被分为“那不勒斯王国” 和“西西里王国”。在更改王国名称之后,斐迪南成为了国王斐迪南一世。1860年并入意大利王国。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严重破坏,战后重建。意大利南部地区工业中心,以钢铁、炼油、汽车、水泥、化学、机车、造船、纺织和食品为主。陶器、珠宝、玻璃等传统工业驰名。珊瑚与珍珠养殖兴盛,并用以制作精湛的手工艺品。铁路枢纽,大贸易港、客运港与海军基地。港阔水深,能泊远洋巨轮。出口以钢铁和石油制品为主。多古代艺术、文物。有世界著称的国立博物馆,富藏古希腊的雕塑与庞贝、赫库兰尼姆两古城的出土文物。卡波迪蒙泰宫藏有米开朗琪罗、拉斐尔等的绘画。多中世纪教堂。旅游业发达,游客年约200万人。

那波利历史悠久,风光美丽,文物众多,颇具魅力,是地中海最著名的风景区之一。它被人们称颂为“阳光和快乐之城”,这里一年四季阳光普照,那波利人生性开朗,充满活力,善于歌唱,那波利的民歌传遍世界。被视作是意大利的一颗明珠。在当地,有一句广为流传的俗语,翻译过来的意思大概是“朝至那不勒斯,夕死足矣”。

不过,上面的只是书上说的,而我们眼前的那不勒斯却是另外一幅模样。坑坑洼洼的街道,两边散落着各色各样的垃圾;一阵风吹过,往往能带起几个塑料袋漫天飞舞。路边熙熙攘攘的人群显得有点拥挤,而且与其他意大利城市不同,这里的黑人可能是最多的,而且几乎都是三两成群的站在路边,一副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样子。

车停路口,突然在中央绿化带里窜出一个黑皮肤的小伙子,一手拿着海绵替我擦前挡风玻璃,一手推销着手里的餐巾纸……当然我们也很不解风情地无动于衷。回国后,有朋友说我胆子大,在澳洲如果不给点钱,可能遭至车门被人踢。

书上说那不勒斯有为数众多的世界文化遗产,而且其夜景也是与中国香港以及日本函馆相媲美的。既然有夜景,那肯定是必有一个制高点可以俯瞰整个城市,于是我们跟着GPS,历经了数不清的陡峭小路来到了一处看夜景的好地方。圣马蒂诺大修道院。不过现在正好光线还很充足,从这里看下去的那不勒斯还是挺漂亮的。我们决定吃完晚饭就过来看夜景,这个地方也许是我俩在那不勒斯留下的最深刻回忆。

当然也包括意大利大妈滑稽的拍照片表情,她当时很熟练的背上相机,然后很内行的往后退几步,取景,调节焦距(起先我还以为碰上了明目张胆的小偷偷相机呢……看来还是过于敏感了)

回酒店的路上,我们迷失了方向,先是莫名其妙的上了高速,然后谢天谢地,我们找到了市区入口;不一会儿,我们再一次迷失在那不勒斯火车站相对复杂的地下交通,好半天才找回到正确的方向。不过此时天色已经全黑了,那不勒斯的晚上看上去更加令人不舒适。

资料显示,那不勒斯是披萨的发源地,而且有全意大利最好吃的披萨。既然我们已经吃了十几天的外国枪饼,那如果错过最正宗的岂不是遗憾之极?根据地图上显示,我们找到了号称最正宗的那不勒斯披萨店,米凯莱古老披萨店(LAntica Pizzeria Da Michele),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门口排起了长队!!看来老外对美食也是趋之若鹜的,介于对那不勒斯整体环境的不放心,我们于是果断的放弃了探寻整顿美味的打算,随便找了一个街边小店,买了几个披萨,回酒店吃完拉倒。

回到房间,吃完这顿不算难吃的披萨,我们发现房间里的床还是没有整理成一个大床,于是我俩再准备出发去看那不勒斯夜景的时候,我们再次提醒了前台,并且还很耐心的告诉他我们要什么样的大床……当然期间也因为搞错了pillow & quilt……前台竟然还说是按照我们国家的习惯,给我们铺成了双床!!!我们国家有这习惯???再深究,原来他把我们当成了日本人,虽然已经很习惯被认错,但是我还是不厌其烦的解释,我等乃自东土大唐而来……前台服务态度倒是非常端正热情,并且饶有兴趣问我中文谢谢怎么说,当然我也满足了他小小的好奇之心。(要不是看在你热情服务的份儿上,我真想教你中文里面谢谢叫“爸爸”!!!)

我俩按照原路返回刚才的那个制高点,当然也换上了三角架和定焦镜头。这里的夜景确实挺不错,但是由于观察点的关系,我觉得要列入世界三大,可能还是要打问号。本来就像拍点风景,不过未曾想拍下一下几个感觉非常不错的照片,总算是不虚此行。

吸取上次的教训,我们很小心的找到了回酒店的路。由于老婆一直不喜欢这座城市,外加这城市的确有很多我们不放心的地方,索性就早点回酒店睡觉,毕竟出门在外,安全第一!!!回到房间,天哪!意大利人的脑子哦,床还是老样子……看看窗外,这景象真的很想国内,出来那么久了,第一次有点想家咯,也许是那不勒斯的吸引力实在不怎么样,才让我偶尔的思乡了一回。

早上起来,我们在酒店用完了早餐,同时也领教了那不勒斯人玩世不恭的工作态度,服务员几乎是用一个杂耍般的姿势给我们送来了水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看来南意大利民风闲散果真真一点也不假。

本来今天的计划是去看看那不勒斯最有名的景点——新堡,这个估计就是以前电脑游戏里中世纪古堡的原型。地图上看,酒店距离新堡路程并不远,所以我俩收拾完行李就上路出发了。今天适逢周日,但这里的周日却不像想象中那样人烟稀少,反而倒是人头攒动,外加市中心的几条马路正在施工,导航仪也陷入不知所措的地步,顿时我俩觉得似乎有点扫兴,所以我们临时决定,还是快点回罗马吧。

兜兜转转之际,我们终于还是来到了新堡的门口,后面就是那不勒斯皇宫。老婆总觉得这个城市让她心里很不踏实,于是我就把车停在路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mavieenrosebonbon.com/,那不勒斯随便拍了几张照片就上车离开了。

那不勒斯皇宫(Palazzo Reale)位于那不勒斯市中心,是一栋米白色的3层建筑。以宫顶中间矗立的3层钟塔为中轴线,皇宫二三层左右两侧的20扇窗户互相对称,一层则为左右对称的拱门。1888年时,在相隔的拱门间放置了8尊那不勒斯重要国王的雕像。从对面的民意表决广场(Piazza del Plebiscito)望去,整栋建筑质朴大气,格外开阔。

普雷比席特广场(Piazza del Plebiscito)位于市中心,每逢假日,经常会举办小型演唱会等活动。广场被皇宫及保罗圣芳济教堂包围。模仿罗马万神殿而建的保罗圣芳济教堂庄严壮观,两旁呈弧形,走廊耸立一排排巨柱,再加上广场中央查理三世骑马的雕像,相当宏伟。

新堡(Castel Nuovo),又称为安茹城堡,是意大利南部城市那不勒斯的一座城堡,该市的著名地标建筑之一。那不勒斯王国第一位国王,安茹王朝的查理一世将首都从巴勒莫迁往那不勒斯,下令由法国建筑师设计,在海边新建一座宫廷城堡。工程开始于1279年,3年后完成。新堡是那不勒斯古城区的核心,历史上发生过许多重大事件。1294年12月13日,教宗雷定五世在城堡的大厅宣布辞职,11天后,新教宗博义八世由枢机主教团在此选出,并立刻迁往罗马。由于是1279-1284年昂儒王朝的查理一世下令建造的,新堡也以昂儒雄宫而著称,是那波利的象征性建筑之一,其平面为不规则四边形,有5座圆柱形塔楼。凯旋门非常雄伟壮观,反映的是阿方索1443年进入那波利的盛况。城堡内最漂亮的是男爵厅。现时城堡内设有小型博物馆(The Civic Museum),收藏描绘那不勒斯历史的油画。

翁贝托长廊(Galleria Umberto)是意大利南部城市那不勒斯的购物商场,位于圣卡尔洛剧院的对面,面向城市主街道托莱多路。它建于18871891年,得名于翁贝托一世,有类似米兰艾玛奴爱雷二世拱廊的透明玻璃屋顶,十字形平面,中间为穹顶。翁贝托长廊既是一个购物中心,也是那不勒斯人社会生活的中心。翁贝托一世长廊的建筑与米兰的维克托埃马努埃莱二世走廊异曲同工,也是以漂亮的大理石地面和巨大的铁架和彩色玻璃拱顶为特色的,大走廊拱顶空间广阔,很有气派。走廊中满布丰富的新文艺复兴风格的装饰,大理石地面上还有星象和罗盘的图案。这个有100多年历史的购物中心曾经是美术家、音乐家、作家和才子佳人聚会的地方。

翁贝托一世长廊的建筑与米兰的维克托埃马努埃莱二世走廊异曲同工,也是以漂亮的大理石地面和巨大的铁架和彩色玻璃拱顶为特色的,大走廊拱顶空间广阔,很有气派。走廊中满布丰富的新文艺复兴风格的装饰,大理石地面上还有星象和罗盘的图案。这个有100多年历史的购物中心曾经是美术家、音乐家、作家和才子佳人聚会的地方,也曾让欧洲其它城市的王公贵妇羡慕不已。现在这里还是有很多高档商店,还有不可缺少的咖啡店,这里是市民聚会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

总体而言,从种种资料显示那不勒斯应该是一个历史文化遗产丰富的城市,但是这次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个城市让我很不舒服,很不安全,很不自在。于是我们就带着这样的“误解和偏见”离开了这座特别的城市,回到我们的旅途的起点也将是本次旅途的终点——罗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